loading ...
搜狐圈子 大杂烩 今日中国 浏览帖子   

来自圈子:今日中国 (500 人)

圈子描述:【今日中国】被限定圈子500人,所以我们的圈子早已到达上限了。
圈子标签:天佑中华
今日中国
共1页 | 上一页   1   下一页

薛飞杜宪今何在(转) 1/?

标签: 薛飞 杜宪 今何在 艺术 装饰


我顶 字号:

十多年前,中央电视台一个风采初露的年轻播音员退出了《新闻联播》,薛飞的形象悄然淡出了视他为偶像的人们的视野。薛飞杜宪那时穿着黑衣的庄重情景仍历历在目!1992年,他远赴匈牙利,挥一挥衣袖没有带走一片云彩。在异国他乡风尘十载,浪迹天涯,多少事欲说还休。2001年,已经步入不惑之年的薛飞再度扎根故土,像是漂泊的游子,归来时已是鬓染飞霜。 [淘股吧] 偶像魅力,风采依就。 那是一次普通的聚会,被朋友约去,餐厅并不豪华,小小的包间里灯光有些昏暗,有位被大家称为“薛老师”的陌生男子坐在我的对面。他看上去五十岁上下,由于气色不好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他一支接一支地抽烟,不算冷傲,但是明显与大家隔着距离。我不认识这位薛老师,甚至别人告诉我这就是薛飞的时候我仍旧茫然。约我去的朋友小声对我说,薛飞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主播。我愣了一下,眼前的难道就是那个在“偶像”这个词还远没有深入人心的时代就已经成为全国人民偶像的薛飞吗?我努力搜寻记忆。我这个年纪,虽然远在十几年前对偶像的感觉还非常淡漠,但总是知道周围有些年纪大上几岁的青年男女经常会提到薛飞和杜宪的名字。然而,薛飞真的仅仅成个偶像的符号,眼前的这个深沉持重一支支抽烟的中年男人似乎已经唤不起我对偶像的任何记忆。  
 岁月沧桑呀!沧桑的又何止是这张曾经棱角分明的面孔!  
 后来,我曾问到我高中的同学是否还记得薛飞,他想了想,说:“那个脸黑黑,喉结特别大的?”我笑了:“他现在还那么黑,还那么瘦,跟印度、巴基斯坦难民似的。只是头发明显少了,甚至有些花白,脸上沟壑纵横,眼睛好像也没当年那么神采奕奕了。”同学也笑了:“不可能!况且你怎么记得清他年轻时的样子?”我说:“我是看过他年轻时的照片。”说到这里,突然有种浸入骨髓的苍凉,我欲言又止。  
 后来,我又问了一位四十几岁的朋友对薛飞的记忆,除了黝黑,还说他特有男人的魅力。播新闻其实很难展现自我风采,但是偏偏有些人为了看电视机里那个特有“味道”的形象听那个特有磁性的声音,养成了每天看新闻的习惯。我拿出一些聚会的照片,朋友随手翻着,等他翻过好几张之后,我告诉他那些合影里面就有薛飞。他夸张地张大了眼睛和嘴巴,重翻那些照片,眼睛和嘴巴还是张得那么大。  
 偶然,在网上见到两张薛飞在2003年秋天的照片。在金灿灿的阳光下面,他脸颊饱满,神情自若,笑容也明媚灿烂,在秋阳里闪着光泽。或许那时候他踌躇满志,要做一番事业。  
 薛飞的确是老了,但谁又能十多年不改青春的容颜?  
 后来又有很多次机会让我见到薛飞,发现眼前的薛飞神采飞扬,倜傥不群,这不仅是因为知道初识那天他因为忙于招生而发着高烧的缘故。虽然我对十多年前的记忆非常模糊,但是我感觉现在的他应该魅力不减当年,甚至会更加令人倾倒。  
 今天的薛飞,更加成熟,更加睿智,举手投足之间更有一种举重若轻的潇洒。   
情融于声,愈臻完美     
人们对于薛飞的印象,除了长得帅,毫无疑问就是声音好,好到完美,完美到足以震撼听者的心灵。  
 不能不说薛飞的面容的确烙上了一些时光流逝的印记,但是很多人听到他的声音,有说没变,有说更好,岁月的磨砺似乎只是苍老他的容颜而却完美了他的声音。  
 除了薛飞本人,大概没有人会不羡慕他天生的好嗓子。厚重,纯净,有磁力,难道不是天生?薛飞说,假如他的嗓音算是好的话,那么这好嗓音绝非他独有,而是比比皆是,随处可见,包括他现在班上的学生,随便听一听也能发现不少声音质地比他天生要好的。   
哪怕很多人都具备天生的好嗓音,但分明不是每个人都能把自身的声音条件充分发挥出来,并锻造得如此完美的。20多年前,薛飞就读于现在改叫中国传媒大学的北京广播学院,也曾经苦练基本功。如果说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有心人实在是得具备卓尔不群的悟性。薛飞除了刻苦,确实是天分高,不是说天生的嗓音能比别人好多少,而是他在怎样把自己声音的特质发挥到极致上领悟能力极强,这或许是他出类拔萃的一个原因。  
 薛飞说发声是气脉的流动,是大自然的天然之气与人体生理机能的有机结合,从而演奏出的一首人声乐曲;语言是话筒前的思想感情的运动,不仅是用声音把文字读出来,而是要进入一种创作的状态――用心灵对作品本身的再创作。这种状态要从分析作品的内容入手,从内涵进行剖析,剥离出大结构、小结构,体会感情的层次,找到文章或者诗歌的凝聚点和落点。把声音注入情感,用情感装饰声音,使声音形象起来,生动起来,具有感发生命的力量。  
 另外,朗诵文学作品,薛飞特别讲究配乐。他从网上精心挑选音乐,下载备用。要让作品的延伸与音乐的起伏完美结合,让每一个文字和每一个音符配合得恰到好处,这既要下功夫去搜寻去配试,还要具有超凡的灵感去洞悉去感悟。薛飞就这样以他的勤奋和才智不懈地打造着完美。   
回国后的这几年,薛飞经常要参加一些朗诵会,还不时要主持各类的晚会。薛飞总认为作品仅仅照着读,出不来真正的艺术效果,所以无论作品多么长,一页两页乃至更多,只要是他决定要好好朗诵的,他就必须全文背诵。只有这样,才能完成感情的倾注,才能使作品与声音完美结合,成为一体,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  
 在网上,薛飞的许多朗诵作品被视为经典,百听百感,如《大堰河――我的保姆》、《黄河》、《青春中国》、《悼念一只小灰雁》、《白杨礼赞》、《朗姆!朗姆!朗姆!》……   
 有人说薛飞用灵魂爱着艺术,视艺术为生命,其实艺术与他的生命本身就是合而为一不可切分融汇浇铸在一起的。他的生命体现着艺术的光辉,艺术凭借他的精神而具有永恒的生命力。

         
[最后更新时间为 2012-03-23 07:39]

2

手势-棒
   
引用 | 回复 | 发表时间:2012-03-23
共1页 | 上一页   1   下一页